拉斯维加斯赌场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教师观点

【张学勇】券商声誉损失与公司IPO市场表现——来自中国上市公司IPO造假的新证据

作者:     日期:2018-11-27    来源:

最近,张学勇教授和他的博士生张秋月在CSSCI期刊《金融研究》上发表了“专业经纪人失业和IPO市场表现——来自中国上市公司IPO欺诈的新证据”。

目前,大多数研究采用两种指标来衡量经纪人名称——的经纪人排名和市场份额。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这两个指标与证券公司的声誉密切相关,但它们都是间接指标,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偏差。换句话说,具有高排名和大市场份额的经纪人不一定是好的经纪人。特别是在中国市场,市场份额并不一定能准确衡量经纪人的声誉。

作为一个新兴市场,中国的资本市场具有政策导向和经济转型的双重特征。证券公司的市场份额并非完全形成于市场竞争格局中。这可能是由行政监管和垄断等非市场竞争因素引起的。因此,利用市场份额来衡量中国经纪人的声誉可能会有偏差。以平安证券为例,2010年和2011年是平安证券IPO承销业务的全盛时期。过去两年,平安证券在筹集和承销首次公开募股的总额中排名第一。在市场份额计量方面,平安证券享有很高的声誉。然而,事实恰恰相反。由平安证券承销的万马电缆,党盛科技,安妮股份,群星玩具及圣景山河,在2009年至2011年间多次披露欺诈上市情况。这些令人震惊的IPO欺诈案件已经打击投资者。信赖平安证券的信息生产和第三方认证功能。平安证券等中国证券市场的例子很多。市场份额只能代表经纪人的IPO业务量,并不能等同于其职业道德的准确性和信息认证的准确性。

因此,学术界仍然缺乏可以直接判断证券公司声誉损失的指标。 IPO在中国市场的无休止欺诈和欺诈为我们提供了直接衡量证券公司声誉损失的机会。本文可以追溯到199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手动收集IPO欺诈样本已超过十年。从技术上讲,如何准确判断证券公司的声誉损失是本文研究的关键。

我们首先从横向和纵向维度判断经纪人的声誉损失,然后使用双重差异模型进一步检验结果的稳健性:(1)对于披露欺诈的经纪人承保的上市公司,我们匹配倾向得分匹配方法。不法证券公司承销的上市公司关注欺诈性披露后两组上市公司IPO业绩的差异; (2)我们对披露同一经纪人的欺诈行为之前和之后的披露进行了划分,并且披露前承销的公司被视为未受损害。由经纪公司承保的公司,反之亦然,是受损经纪公司承保的公司; (3)采用双重差异模型检验经纪人声誉对上市公司第一天抑价率和长期收益率的影响是否真实存在。本文的研究结果表明,证券公司的声誉确实具有认证效应。首次公开招股欺诈的披露已对证券公司的声誉造成重大损害。因此,经纪人应该考虑机会主义对长期经营的严重影响,从而避免承保工作。道德或非法行为。

本文的学术贡献如下:首先,通过研究证券公司承销的公司是否作为判断其声誉损失的最直观证据参与IPO欺诈,他们找到了证券公司声誉的新衡量标准。在研究经纪人声誉对IPO定价和长期回报的影响时,文献发现了不一致的结论。这些不同结论的根本原因可能是学术界没有很好地衡量经纪人的声誉。我们采取了不同的方法,利用IPO欺诈事件披露了这一新的研究视角,为衡量经纪人声誉损失提供了最直接的指标。其次,我们手动收集了十多年的IPO欺诈事件,使实证结果更加可靠。尽管过去十年中国恶性IPO欺诈事件频繁发生,但中国对IPO欺诈的大规模研究却很少。他们中的大多数仍然根据个案进行会计分析或政策意见,缺乏对欺诈影响的深入研究。 。本文中手动收集的大样本数据弥补了它们之间的差距。最后,本文尝试了大量的实证证据来检验新声誉指标的有效性。这种有效性包括:我们使用多个抑价指标和长期回报指标,以确保结果的一致性;第二,我们测试经纪人的欺诈性披露并且没有欺诈前后,有或没有两次实证检验披露证券公司的声誉以及证券公司在披露欺诈之前和之后的声誉变化,所以全面细致地比较经纪人的声誉;第三,为了控制内生性,我们还采用了双重差异模型,经纪人的声誉损失和公司的抑价率,再次测试了长期收益率,进一步提高了结果的稳健性。第四,我们构建了经典文献中引用的三种传统声誉测量指标,发现在控制新声誉指标后,传统声誉指标不再显着,进一步说明了本文构建的新声誉指标的有效性。 。